石祥林 人体器官违规捐献调查:封口费46万 假捐献真买卖?

本文关键词:石祥林,OPO,捐献器官,器官获取,封口费
封口费捐献器官浙江摧毁非 传承国学不 “小猪佩奇 内蒙古奈曼 生态环境部 寒潮预警连 这位大爷才 民警查车逮 西藏切洼乡 盛夏“滑雪 对手竞买亿美元

  假捐献 真买卖?封口费46万!

石子慧正在签署“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”。受访者供图

转给石子军的20万元汇款单。受访者供图

石子慧签署的“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”。受访者供图

  母亲李萍去世,留下几个谜一样的漏洞,石祥林至今都没能填上。

  2018年2月15日,53岁的李萍在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人民医院去世,两个多月后,石祥林才知道,母亲的肝脏和双肾被摘除。

  当时在医院的父亲石昌永和妹妹石子慧告诉他,母亲的主治医生杨素勋联系过他们称,“母亲抢救过来,也是植物人。如果家人愿意捐献(器官),国家会补助家属20万元。”

  “这个钱让我开始怀疑,之前了解捐献器官是自愿无偿捐献。”石祥林说。

  而在杨素勋提供的有父亲和妹妹签名的“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”里,石祥林发现,表上既没有单位,也没有公章。

 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,石祥林开始就母亲的器官捐献问题四处反映。2019年4月,怀远县公安机关对此事立案调查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了解到,包括杨素勋在内,共有7名人员以涉嫌“侮辱尸体罪”被逮捕,涉及北京、天津、南京、蚌埠等4个城市的5家医院。

  但是这场计划外的捐献到底以何种方式进行,至今还没有答案。

  违规的捐献

  李萍是被砍伤的,凶手是石祥林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同父异母哥哥。一起被砍伤的,还有石祥林以及他的妻子、儿子。

  李萍在县人民医院ICU病房经过4天抢救后死亡,石祥林及其妻儿经过医治陆续出院。出院两个月后,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公安局一名法医通知石祥林去做伤情鉴定,中途,法医问起李萍器官捐献的事,石祥林才知道,母亲的肝脏和双肾不见了。

  他立即打电话问,父亲石昌永说了大夫杨素勋和自己沟通的经过,还说在此之前,杨素勋就找过石祥林的堂哥石子军。石昌永说,石子军嘱咐过他,不能将此事告诉石祥林,“怕他一时冲动,闹坏了身体。”

  石昌永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,自己记得很清楚,签署器官捐献表的时间是2018年2月14日,李萍被宣布临床死亡的前一天。那天晚上8点多,他正在睡觉,迷迷糊糊中,石子军叫他去杨素勋办公室“签协议”,同去的还有女儿石子慧。

  石子慧告诉记者,她本想将捐献的事向后推迟几天,但签字前一天晚上,一直操持住院事务的两位堂哥,还有三叔将她叫到楼梯间,就母亲器官捐献的事商量了很久,“几个哥哥跟我讲,(治病)花了一大笔费用,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了,医生建议捐献器官,国家会给一笔补偿费。”

  石子慧说,母亲住院当天,亲戚们共同筹集了14万元的治疗费用。到了讨论器官移植的时候,石子慧问几位堂哥还要花多少钱,“(堂哥们)就不跟我讲。”

  石昌永向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回忆, 此前,他曾听到石子军和杨素勋通话,杨素勋最初许诺移植器官后给石家补偿16万元,但石子军说,“不给20万元不干。”

  石子慧说,在捐献表签字的那天晚上,杨素勋找到她和父亲,称捐献器官后,国家会补偿20万元,“他说从那边医生要的,说一般不会给,多了也没有,只有20万元。”

  石昌永说自己曾犹豫过要不要签字,但2月14日那天晚上,在杨素勋办公室,他一下子没了主意,“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  捐献表上的字,是女儿帮石昌永签的。石子慧记得,杨素勋拿来两张“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”,表格上方内容已填好,让他们签字、按手印。

  一份转账记录单显示,李萍被摘取器官的第二天,一位名叫“黄超阳”的人打给石子军的个人账户20万元。

  北京某家医院的一位器官捐献协调员称,这张器官捐献登记表确为目前捐献中使用的登记表。区别是,有石子慧签过名的登记表上,“印章”“登记单位”“编号”等几处均为空白。

  石祥林说,他曾就这几处空白询问杨素勋,杨素勋说,“忘记填了。”

  事实证明,这是一次绕过红十字会系统进行的器官“假捐献”。

  于今年1月份进一步修订的《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》中规定: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发现潜在捐献者时,应当主动向划定的OPO(人体器官获取组织)以及省级红十字会报告,禁止向其他机构、组织和个人转介潜在捐献者。


石祥林捐献器官

重大专项成 贵州:守好 孙小果叒被 世园会开园 “丹顶鹤第 国企混改由 百年老市府 “一带一路 8900吨铁路 醉驾者弃车

新闻聚焦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